歡迎致電客服熱線: 400 - 809 - 3609 工作時間: 9 : 00 ~ 20 : 00

中國貨幣政策工具豐富 足以應對不確定性

發布時間:2018-10-15 09:51 | 點擊率:

?“我們在貨幣政策工具方面還有相當的空間,包括利率、準備金率以及貨幣條件等。考慮到美聯儲正在加息,中國的利率水平是合適的。”易綱在2018年G30國際銀行業研討會上強調,這些工具足以應對不確定性。

  易綱表示,當前貨幣政策保持穩健中性,既未放松,也未收緊。貨幣政策工具箱中有足夠的政策工具可以運用。今年,我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已有所下降,從年初的4%左右降至目前的3.6%,同時7天逆回購利率也有所下降。今年央行已經4次下調了存款準備金率。廣義貨幣增速與名義GDP增速基本相當,社會融資規模增速約為10%,也處于合理水平。綜合上述因素,可以得出中國貨幣政策維持穩健中性的結論。

  “當前中國經濟增長穩定,預計今年能夠實現6.5%的目標,也可能略高。價格水平處于良性區間,目前CPI為2%,PPI為4%,預計全年CPI略高于2%,PPI在3%-4%之間。”易綱在談到中國經濟時指出,企業利潤增加,稅收和工資收入也處于不錯的水平。國內消費成為增長的主要驅動力。從國際收支來看,對外盈余在持續縮小。中國經常賬戶長期保持盈余,在2007年達到峰值,占GDP的10%,此后逐年下降。今年上半年,經常賬戶出現赤字,全年可能小幅盈余,預計不足GDP的1%。以上表明,中國經濟增長已主要由國內需求推動,消費和服務業成為主要驅動因素,對外盈余不斷縮小。

  易綱認為,貿易摩擦給經濟帶來的下行風險巨大。過去幾天IMF發布了相關模型,預測了貿易摩擦對主要經濟體和全球的負面影響。央行的模型也得出了相似的結論。他強調,貿易摩擦將造成很多問題,導致負面預期和不確定性,使市場產生緊張情緒,這是市場不喜歡的。中國的出口產品中,外資企業的出口占比較大,約占45%。民營企業出口占比也很高,幾乎達到45%。國企出口的占比僅為10%。上述結構也可以推斷出貿易摩擦和征收關稅對中國經濟的結構性影響。

  他強調,中美之間的貿易差額還需關注其他因素。一是美國對華服務貿易的盈余。過去幾十年,美國對華服務貿易出口增速很快,年均增速達20%,目前美國對華服務貿易盈余高達400億美元左右。中國對美國還存在教育逆差,很多中國學生赴美留學并向美國支付高額學費和生活費,這筆流入美國的資金是非常巨大的。第二個沒有被包括在中美貿易統計中的因素是美國企業在華的銷售額。這些美資企業在中國生產、銷售的數額也相當大。據統計,美資企業2015年在華銷售額約為2200億美元,包括了貨物和服務。第三是人們一直在討論中國應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去年中國向全球支付的知識產權費用大概為290億美元,其中很大一個比例付給了美國。

  “下一步,為解決中國經濟中存在的結構性問題,我們將加快國內改革和對外開放,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并考慮以‘競爭中性’原則對待國有企業。”易綱表示,中國將大力促進服務部門的對外開放,包括金融業對外開放。

  他指出,建設性的解決方案要勝過貿易戰,貿易戰將導致雙輸。“在過去幾天里,我與十幾個國家的代表討論了這些問題。他們都認為貿易戰將產生不利影響,所以我們必須承認貿易摩擦的巨大負面效應。”易綱強調,各方應該共同合作,一起找到建設性的解決方案。

  對于談判策略,易綱指出,“我認為我們將遵循我們的原則。我們認為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體系是成功的。全球化、比較優勢、自由貿易都是有效的。我們將繼續遵循這一原則。我們同時也在為最壞的情況做好準備。然而,即便我們做好了這一準備,我們仍真誠地希望找到一種建設性的解決方案。這不僅是為我們考慮,而且是為我們的鄰國、供應鏈及全球利益考慮。”

  對于去杠桿,易綱表示,去年和今年中國整體杠桿率已經平穩,不再快速上升。近期,下調存款準備金率或推出其它工具,基本目的是向金融體系提供足夠的流動性。M2和社會融資規模等其它指標適度增長。因此,央行向金融體系注入的流動性是適當的,杠桿水平將繼續保持穩定(他特意強調,這里指的是穩定的杠桿率)。

  易綱認為,經常賬戶基本平衡是好事,中國并不刻意尋求經常賬戶盈余。他認為,當前階段中國的跨境資本流動處于正常狀態。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最近有所進展是因為MSCI指數、富時羅素指數等納入中國債券和股票后,投資者開始配置人民幣資產。關于人民幣國際化,易綱認為這應當是一個市場驅動的進程。“我們不會出臺特殊的政策來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我更希望看到的是市場主體在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下,自由選擇他們最想持有的貨幣。”易綱強調。

海南4+1平台